炙热的心

抑郁深处的虚荣

漂亮的鞋子

才是干净街道的情人,

装扮,取悦挑剔的镜子,

仅露一双内容繁杂的眼睛,

认路,与熟人点头示意。


相约最高的楼顶,

别担忧

惊扰匆匆的路人,

他们咀嚼包子的嘴角

早已咽下冰冷的好奇。


静立无人的高处领略风之手,

靠近云朵,让纠结的心绪与之交缠。


观望街道上永恒的人来人往,

目光是把不由自主的尺子,

庆幸高远的距离

让光鲜与猥琐显得朦胧。


太阳无私地把一切装进温暖里,

阳光的刺

穿透心头的暗影,

唤醒沉睡的疼痛。


围巾飘落在

冲向明亮街道的脚步里,

似岸上蹦跳的鱼

重新回归生命的水中,

身轻一跃,

走失在熟悉的街道, 

人流却依旧。